联系电话:029-33363001 举报专用电话:029-12309
当前位置: 首页 > 检察活动

好用,管用,经常用!“检答网”上线一周年啦

发布时间: 2019-11-27

 

 

■ 检察业务咨询

■ 学习交流探讨

■ 新型疑难案件

好用,管用,经常用!“检答网”上线一周年啦

外事不明问百度,内事不明问“检答”——这是检察人的一句玩笑话,但也从侧面凸显了检答网在检察机关的影响力。自2018108日检答网上线以来,“有问题,找检答”已经成为全国20万检察人员的选择。

检答网的创办,源自湖北检察机关一名基层检察人员的建议。如何加强检察业务咨询答疑、学习交流服务,拓宽新型、疑难、复杂案件研讨渠道,促进办案能力提升?这是最高检新一届党组一直思考的问题。来自基层的建议与最高检的顶层设计不谋而合,于是,一个为全国四级检察机关检察人员答疑解惑的平台应运而生。

经过一年多的实践与发展,检答网已经日趋成熟,焕发出蓬勃的生命力,截至20191125日,咨询问题总数达40990个,咨询浏览总量已达1000多万人次。

从“听说”到“爱上”

只隔了一个提问的距离

回想起第一次在检答网上咨询问题,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检察院第一检察部副主任杨加友表示,当时他的内心非常忐忑。

“我提的问题会不会没有水平?专家会进行解答吗?专家会同意我的意见吗?事实证明,是我自己想多了。”杨加友告诉记者,没过两天,专家就对他提出的问题“电动车在封闭小区过失致人重伤能否构成过失致人重伤罪”给出了解答意见。

“详细、全面,不仅告诉你是什么,还让你弄懂为什么,专家的解答让人心悦诚服。”杨加友说,那一刻就觉得,检答网真是太实用了、太好用了。

说起检答网,河南省尉氏县检察院第二检察部副主任田文生同样激动与兴奋。

在办理一起案件时,一个法律条文的适用问题让田文生产生困惑,“要不上检答网去问问看?”他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在检答网上提出了问题。

最令田文生击节称叹的,不是专家很快给出了解答意见,而是专家帮助他详细地梳理了五点可能存在争议的地方。“开庭前,针对这五点争议我们做了充分准备,没想到在举证质证环节都用上了!”

好用,管用,更要经常用。迄今为止,河北省石家庄市检察院第一检察部员额检察官齐丙正已经在检答网上提出了24个问题,均得到了及时答复。

“盗回自己丢失的车辆该如何定性?”齐丙正告诉记者,他在办理一起盗窃案件时,对于案件的定性问题产生了疑问,百思不得其解,于是在检答网上进行了咨询,很快检答网专家组就给予了答复,他参考专家的意见顺利地办结了案件。

基层检察人员遇到难题找检答网,省级院检察长遇到难题同样也找检答网。

河南省检察院检察长顾雪飞在带头办理一起案件中就遇到了一个难题,这个问题难倒了省院相关业务部门的同志。

“到检答网上请专家解答!”顾雪飞告诉记者,其实他本来想自己直接上检答网提问的,后来考虑到用自己的名字咨询会不会让省级院检答网专家组有压力,就请其他检察人员上检答网进行了提问。

最终,最高检检答网专家组给出了解答意见。在问题的评论区,多位检答网用户留言点赞,许多人表示“解答了一个困惑了很久的问题”。

解决难题是检答网的天然属性,然而令人想不到的是,除此之外,检答网还迸发出其他“迷人”属性。

“有一天,我接到了一个电话,对方说在检答网上看到了我提出的问题,他也有同样的困惑,结果我们在电话里探讨了半个小时。”上海市杨浦区检察院第五检察部副主任王晓伟回想起当时的一幕,仍然觉得不可思议。

“当时我手里有一个案子,我对于案件中尚未结算的工程款属于‘尚未支取的收入’还是‘到期债权’心存疑惑,就在检答网上进行了咨询。没想到,竟然因此结识了其他省检察院的同行。”王晓伟告诉记者,检答网不仅答疑解惑,还起到了沟通桥梁的作用,加强了不同地区检察人员之间的交流,特别有价值。

这样的“不可思议”不单单发生在王晓伟一个人身上,湖北省襄阳市襄城区检察院第二检察部员额检察官张永静也有着同样的经历。

张永静曾在检答网上就“刑法第168条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员滥用职权罪的主体范围是否仅限于纯国有”提出问题,没想到一段时间以后,张永静突然接到一位云南检察人员的电话,对方表示在检答网上看到了张永静的提问,因为自己在办案中也遇到了类似的问题,希望可以进一步沟通交流、学习提升。

“在检答网提问,不仅能帮自己解决问题,说不定还能帮助别人解决难题!”张永静激动地表示,“我早已变成检答网的‘粉丝’了。”

从试探性提问到不懂就问,在提问数量增长的同时,提问质量也有了显著变化。

北京市昌平区检察院第二检察部员额检察官王雪鹏告诉记者,该院在办理一起生产、销售含铝泡打粉包子案件时,对于行为人的行为构成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还是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存在争议。为了解决难题,今年41日,王雪鹏就“在馒头包子等面食中加入含铝的泡打粉如何选择法律适用问题”在检答网上进行咨询。

“我个人认为构成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王雪鹏说,自己也查找了很多资料,但是不同地区的判决有差异,所以想请教专家。

为了解答该问题,北京市检察院第四检察部专门组织研讨会,最终专家组给出的意见与王雪鹏的个人意见一致。后来,北京市昌平区法院采纳了检察机关的意见,对该案作出判决,认定构成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

“这类案件在定性上,不论是理论研究还是司法实践,都存在一定分歧,为此,我们作了进一步的深入研究。”北京市检察院第四检察部主任姜淑珍告诉记者,在随后的北京市经济犯罪检察条线培训中,该院就该问题进行了专题培训。

一个提问引出一场培训,这也是检答网的价值所在。

“检答网极大地激发了检察人员的学习研究热情,提升了检察队伍的专业化建设水平。”江苏省检察院检察长刘华表示,检答网已经成为检察人员提升专业化水平的主阵地,研究问题、钻研业务在江苏检察机关已经蔚然成风。

从好奇到过瘾

每解一题都像“打怪升级”

学然后知不足,教然后知困。

检答网上的问与答,仿佛是一场提问者和答题者之间的“较量”。

检答网规定:所有检察人员都可以提问,但并不是所有检察人员都可以解答。

为了确保答疑的准确性,检答网采用两级院解答模式,即成立最高检检答网专家组和省级检察院检答网专家组,先由省级院专家组解答省、市、县三级检察人员的咨询,省级院专家组无法解答的问题,提交到最高检专家组。

“一开始我特别好奇大家会提出什么问题,还是挺期待的。”河南省检察院第一检察部员额检察官梁现锋对记者说,通过解答大家提出的问题,他自己也不断学习、不断提高,受益匪浅。

“‘精品问答’栏目是我一定要去看的。那么多鲜活的知识放在那里,一定要认真浏览、好好学习。”梁现锋认为,不论是“检察新人”还是“检察老人”,都要学会向检答网要力量,用检答网来“充电”。

上海市检察院第六检察部副主任杨建锋是上海市检察院检答网专家组成员之一,在他看来,专家不仅要答,还要答得漂亮。

“现在解答问题的挑战越来越大,经常回答一个问题得请教一圈人,不敢轻易作答。”杨建锋告诉记者,大家提出的问题越来越细、越来越难,为了保证答题质量,通常是专家组成员共同探讨统一意见后,才敢将解答意见发布。

王志强是上海市虹口区检察院第六检察部员额检察官,他关于《两个从轻处罚情节,可否减轻处罚》的解答被最高检评为优秀解答,刊登在今年528日《检察日报》头版上。

“没想到我的解答能被评为优秀解答,还在《检察日报》上刊登了,真是意外之喜!”王志强告诉记者,回答问题的过程也是不断成长和提升的过程,有时候也挺希望面对一个很难的问题,给自己多一些挑战。

江苏省常州市检察院第三检察部主任安伟的想法和王志强类似,当遇见高水平的提问时,斗志都被激发了出来。

“我对检答网有一个认识和感情逐渐加深的过程。”安伟告诉记者,其实一开始的时候她有点不知所措,因为大家提的问题五花八门、质量参差不齐。随着检答网不断改版升级,大家提问质量明显提高了,安伟答题的兴趣也越来越高。

“我经常上检答网浏览大家提出的问题,有时候吃饭或者散步时听到大家争论某个案件难点,我就跟他们说,你们去检答网看,已经有人提过这个问题了。”安伟说,她对检答网的依赖越来越大,检答网已经逐渐成为工作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如何让解答更具有指导性?在河北省检察院第一检察部负责人刘谨看来,那就需要多方沟通,综合大家的智慧给出一个更加准确的意见。

“微信建群赌博能否认定利用计算机开设赌博网站?”一次,刘谨收到这样一个问题,他觉得这个问题逻辑不太严谨,为了弄清楚就直接给提问人打电话,弄明白了提问人的核心问题是,微信建群在性质上是否等同于建设网站。

“这个问题既涉及到司法解释的理解与适用,也涉及到互联网技术问题,检察机关与侦查机关的争议也较大,甚至在检察机关内部也存在较大认识分歧。”刘谨介绍,专家组给出的解答意见是,微信建群在性质上并不等同于建设网站,然而,为了慎重起见,他们又专门联系了河北省公安厅网监支队等专业技术部门,最终印证了意见的正确性后,才在检答网上公布。

“每当碰到一个好问题,就感觉特别过瘾。”湖北省检察院第一检察部主任赵慧作为专家组成员,从来没有把解答问题当作负担,相反把这看做是一种资源。“教学相长,我自己的成长也可以看得见。”赵慧说。

阿基米德说,“给我一个支点,我能撬动整个地球。”而一位基层检察人员告诉记者:“只要每天登录检答网,你就能成为检察业务专家。”

“只要我在办公室,就一定要上检答网看看。”河北省检察院法律政策研究室主任杨新义对记者说,上检答网不仅可以从别人的提问中学到知识,也可以浏览司法解释、指导案例、查找规范性文件等,所有内容都值得认真学习。

“检答网海量的数据库资源,为检察人员加强政治和业务学习提供了丰富、生动的专业资料,为全面提升办案质效和司法能力提供了有力支撑。”上海市检察院副检察长陶建平认为。

“检答网不仅是有问有答的交流平台,更是检察人员日常学习的‘知识宝库’。”天津市检察院副检察长史宝龙表示,检答网就像检察人的“工具箱”,能有效解决一线检察人员办案的疑难问题,提升检察人员的能力素养。

以问题为导向

满足人民群众对检察工作的新期待

进入新时代,人民群众在民主、法治、公平、正义、安全、环境等方面对检察工作提出了内涵更丰富、水平更高的需求。一方面,检察人员通过检答网提问,能够及时解决案件办理过程中的疑难问题,更好地提升办案质量和效率;另一方面,上级检察机关通过问题,也能及时发现基层检察机关在司法解释、法律适用、社会管理等方面存在的倾向性问题,更好地作出决策,更好地满足人民群众对检察工作的新期待。

“检答网创新了检察机关发现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新机制,形成了检察机关全员学习、同步学习、学用结合的生动局面。”河北省检察院副检察长高树勇认为,检答网起到了提升检察人员业务素质能力“加速器”的作用。

为了使检答网发挥其应有的作用,全国检察机关迅速行动,采取多种举措大力推介、充分运用:

上海市检察院研究制定了《关于贯彻落实高检院〈检答网使用管理办法〉的工作方案》,为检答网运行的有效性、规范性、常态性提供制度保障;组建一支具有专业素质、专业能力和专业精神的专家队伍,为推进检答网的使用和管理提供强有力的智慧支撑;围绕服务办案宗旨,积极发挥检答网业务学习、成果分享、业务指导等平台作用。

江苏省检察院下发《江苏省人民检察院检答网工作办法》,对本省范围内的检答网相关工作进行细化部署;成立检答网解答组、审核组及联络组,各组成员各司其职,保证及时解答;每周公布检答网问题解答情况,督促解答与审核人员及时完成解答、审核、发布工作。

河南省检察院领导干部带头使用检答网,逐步树立“有问题,找检答”的意识;成立检答网专家组,确保提供多元化、全方位、权威性的解答;及时梳理检答网精品问答,组织相关业务条线检察人员学习,提高整体业务水平和能力。

湖北省检察院制定《湖北省人民检察院检答网工作规程》,保障检答网在湖北检察机关的规范高效运行;梳理检答网上具有较高参考学习价值的精品问答,汇编成册供业务条线检察人员学习,整理完成“认罪认罚从宽制度65问”“扫黑除恶55问”等;开展检答网知识大比拼业务知识竞赛活动,以赛促学,充分发挥检答网“知识宝库”作用。

河北省检察院建立专家值班解答机制,实行严格审核制度,落实责任到人,确保问题及时得到答复,并对重点疑难问题及时组织研究探讨;建立检答网专家微信工作群,明确联络人,督促专家解答问题,确保答题效率。

天津市检察院下发《关于做好检答网运行、使用工作的通知》,强调检答网建设使用的重要意义,并出台《天津市检察机关检答网使用管理暂行规定》;成立检答网运行使用领导小组,强化对专家组解答问题质量和效果的检查,建立考核和定期通报机制。

北京市检察院组建高质量检答网专家组队伍,所有专家组成员全部由在职的全国检察业务专家和北京市检察业务专家组成,确保答疑的准确性与权威性。

“检答网是一个共享平台,全国的检察人员都可以相互学习与借鉴,要充分利用好这个资源丰富又专业的‘数据库’。”北京市检察院副检察长黄宝跃告诉记者,下一步,北京检察机关将充分挖掘检答网的潜在资源,从问题中发现问题,强化理论实务研究。

问题是时代的声音,坚持问题导向,努力满足人民群众对检察工作的新期待,检答网还在不断推陈出新——

北京市检察院正在探索发挥北京市检察官协会12个专业分会的作用,通过跨院跨部门的专业分会统筹相关专业领域的答疑,使检答网的解答更接地气、更为严密、更有参考价值;上海市检察院拟建立专家组成员绩效考核机制,对于优秀解答给予一定的加分奖励,进一步提升专家队伍的凝聚力;天津市检察院同样打算建立专家组成员的奖励机制,对于被最高检有关通报采用、《检察日报》刊登的优秀解答,比照在一定级别刊物发表文章进行奖励……

最高检法律政策研究室副主任缐杰告诉记者,通过检答网提供的线索,最高检已着手对检察工作中遇到的法律适用共性问题进行研究并制定司法解释,各业务厅也在利用检答网大数据资料开展相关工作。

“今年6月份,我参加了最高检研究室在南通举办的检答网专题调研座谈会,我真心地感到检答网是个特别好的平台,既方便了基层检察人员办案,又为上级检察院提供了丰富的案例素材,便于对下指导。”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省南通市常青乐龄护理院院长助理、共青团南通市委副书记(兼职)李楠楠由衷地说。

“很多人给我发消息说,谢谢你提出这个建议,检答网真的很好用。”检答网建设的提议者、湖北省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检察院检委会委员高之立告诉记者,检答网的发展已经远远超出了她最初的想象,未来的路上,希望检答网伴着一代又一代检察人共同成长。


    来源:检察日报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